偏回避型人格,怕麻烦,大多数情况下很好说话

万物潮生(二)

中原中也再次醒过来时,自己正躺在还算柔软的床上,呼吸之间能闻到一种浓重的鱼腥味。

他心下一惊,难道是海上妖精的领地?

“可恶,本将军不会是被抓到领地当成储备粮了吧!”他迅速从床上跳起来,细细打量着周围的环境。

一间还算舒适的小屋,里面放了各种打鱼的工具,怎么看都是人类的居所,中原中也松了一口气,看来他是被别人救了,连身上的衣服被换成了普通布衣,料子很便宜,舒适感几乎没有,不过能活着而不是被那只破鲛人吃掉已经很好了。

那只鲛人是不是还占了他便宜来着?

下次要是再遇见,一定要他付出代价!

不对,最好再也别遇见,不然他一定会把那条鱼烤了。

中原中也推开门,门外天光大亮,这间屋子靠海,许多船只都在不远处停泊,此时海面风平浪静,适合捕鱼,归来或出航的人们似乎心情都不错,遇上的熟人也会谈论今天的收获情况。

不过中原中也却隐隐约约听见几句争吵声。

“我真看见了那个半人半鱼的妖精,好大一条呢!”

“得了吧!我看你就是骗人的,就算真的有,海上妖精也不会跑上陆地的。”

两个稚童站在远处,争吵到面红耳赤。

“可是我真的看见了,长得可漂亮了,就在岸上躺着,就是没过多久……突然就不见了。”其中一个孩子声音越来越小。

“我就说你是撒谎吧!”

“好了好了,吵到人家休息了,赶紧各回各家。”一个渔夫模样的青年挥挥手,将两个孩子推走,略有歉意地看向中原中也,“先生您醒了,不好意思,孩子们太吵闹了,您身体还好吗?”

“我身体好多了,呃,很感谢你救了我一命,对了,刚才孩子说的……”中原中也向他鞠躬致谢。

“不客气,不过我发现您的时候,您已经在岸上了,我只是带了您回来休养。”渔夫将他说到一半的话打断,似乎并不想提起海上妖精。

“已经在岸上了?可我是掉进海里了。”中原中也记得他掉入海的区域应该离陆地很远,按常理来说,早就被淹死了。

“大概是幸运地被海浪冲上来了,先生没事就好,不必深究这些。”渔夫将出海打鱼的工具装好,“先生,我现在要出去工作,您可以随意在我家休息,这条路左转有集市,有需要的话您可以去看看。”

被海浪冲上来?哪有这么容易。中原中也想着,但他并未说出口疑问,只是道了声谢:“我知道了,谢谢。”

中原中也目送着渔夫驾驶着小船远去,回到屋子里找到了自己的衣物。

现在寻找在海上失散的手下几乎没可能了,当务之急是回到东京报告大正天皇海上发生的事情,丢了货物最多被撤职,切腹还不至于。

不过一船的人都失散了,想要回到东京还需要自己准备干粮上路,毕竟现在可没有供他使唤的手下。中原中也换上原先的衣服,清点好仅剩的财物,买一些干粮应该不是问题。

他寻来笔墨,写下几句留言:“感谢收留之恩,来日一定报答你的帮助,我将启程回东京,有需要可以来东京将军府找我。”

落笔至此,中原中也长舒一口气,休息片刻后向集市走去。

他凭着渔夫指的路线来到集市,白天的街市热闹非凡,偏偏今天还是个适合出海捕鱼的好天气,捕到好鱼的渔夫们已经摆上摊位,即使是宽阔的街道此刻也是熙熙攘攘的,一副水泄不通的架势。

穿过人声鼎沸的集市中心,购买了一些饭团和固烧,粗略估计应该足够撑到东京,剩余的钱币可以买张火车票,不过火车目前只在大城市存在,还没有全面普及,像这样的小渔村恐怕还不知道火车长什么样子。

他正要往回走,却无意中用余光瞥见一张有些熟悉的面容。

那人站在渔具店前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,身穿黑色和服,外面套上一件同色羽织,只是这件衣服他穿起来显得有些局促。

中原中也顿住脚步,视线停留在他身上。

似乎是察觉到中原中也炽热的目光,太宰治回过头,撞上一双蓝色眼眸。

“哎呀,是你啊,怎么样,掉进海里的感觉还不错吧,你在水里的样子真的很像青蛙游泳。”太宰治忽视了他凶狠的眼神,丝毫不胆怯,反而像老友重逢般谈起前两天的事情。

“你怎么在这里?还有这一身衣服,你那个身体构造能穿进去?”中原中也上下打量着太宰治的身体,忽然发现他的身形与普通人类没有差别,在深海中的鱼尾已经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人类的双腿。

看他这样子,应该还能直立行走。

“唔……衣服是顺手偷来的,款式还不错。”

太宰治还特意张开双臂,原地转了两个圈让中原中也好好观赏:“怎么样,是不是和你一模一样?不对,我比你高半截,还更好看一些。”

“混蛋,你这条破鱼怎么这么欠揍!小心我拧断你的脖子!”中原中也被他一句话激起怒火,像只炸了毛的猫。

“你这个人还真是恩将仇报,我明明救了你,要是被首领知道我救了一个人类肯定不会放过我,我冒着被处罚的风险,倾尽全力才把你从深海区拖上岸边,没问你要报酬不说,你现在却要拧断我的脖子,真令我难过啊。”

太宰治立刻作伤心状,擦了擦不存在的眼泪,还不忘发出两声抽泣。

真是买得一手好惨啊。中原中也咬牙切齿地看着他,最终还是咽下了怒火:“看在你救了我的份上,你想要什么报酬?”

计划成功,这小将军果然落进圈套里了。

“什么都行?”

“什么都行,除了天皇。”

“安啦安啦,我对你们人类的首领位置没兴趣,不过我倒是很想去首都玩玩,看你这个样子也是要回去吧?不如带上我如何?”太宰治早就观察到他身上带着赶路用的干粮了。

中原中也迟疑了一下:“为什么一定要跟着我?”

“很简单,因为我没钱也不认识路,据我所知,没有钱币在人类社会里是寸步难行的。”太宰治毫不掩饰,直言自己身无分文。

这样的理由,真是让中原中也无话可说。

思索片刻,他勉强地点点头:“好吧,那本将军勉为其难地带上你,路上你最好安分一点,不然别怪我拧断你的脖子。”

太宰治嘴上还在和中原中也斗上几句,实则心里已经暗喜,捡了一个身份显赫的导游,看起来战斗力还不错,旅游路上也不用担心鱼身安全。

就是个子矮了点,脾气暴躁了些,也不见得很难相处。


太宰治决定收回之前“中原中也不是很难相处”的想法,原因是交换名字。

“我叫太宰,太宰治,你呢?”

“中原中也……等等,你这个海上妖精还有这么正经的名字?”

“小将军,都说了我是鲛人。”

“半人半鱼和妖精也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故意的,这人绝对是故意的。

太宰治想直接冲上去给他一拳,不过在陆地上他占不到多大便宜,更何况中原中也貌似是个体术高手,他体术中下,还是不要硬碰硬为好。而且他还需要中原中也作导游,毕竟陆地上太宰治只认识他一个人。

但这个人简直就像是海蛞蝓一样令人厌烦,他始终不明白像中原中也这样智商低下、脾气暴躁还说话耿直没有情商的人是怎么当上将军的。

大概只是四肢发达了。

中原中也觉得太宰治太过死气沉沉,脸色就像青花鱼一样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脆弱感,他身上沉淀着不一样的气质,不同于烟火气,也并没有意气风发,更不是杀戮的气息。偏偏他还喜欢露出一看就很虚伪的微笑,那副笑嘻嘻的嘴脸还真是令人看不惯。

“哦哦,这黑色的东西就是你说的火车吗?看起来能载很多人的样子,气势也不错,比海底那些奇奇怪怪大鱼好看多了。”太宰治跟着中原中也来到火车站,人潮汹涌,鸣笛声和嘈杂的人声不绝于耳。

“看够了吧,看够了就上车。”

“别急嘛,这不是还没发车……”太宰治话音未落,就被他扯着衣领硬生生拽上火车。

“废话真多,上来。”

太宰治嘴里还在念叨着:“不要那么粗暴嘛,温柔一点,不然以后找不到妻子的。”

“有没有妻子无所谓,我还这么年轻,这种事以后再说也不迟。”中原中也拖着他找到位置坐下,还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。

火车上人满为患,来来往往的人数不胜数,毕竟火车还算新奇玩意儿,人们自然想多见识一下。

随着鸣笛声响起,火车开始启动,太宰治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闭目养神的中原中也,他似乎很累的样子。

他不看我,好无聊。太宰治叹了一口气,百般无赖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被吵闹声吸引了目光。

“好了好了,小声点,阿藤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?”

“我没醉!清醒得很,倒是抚子你……”

对面坐着一男一女,从他们的对话可以知道女人叫抚子,长相还很漂亮,和名为阿藤的男人看起来像是夫妻,男人应该是喝醉了借酒发疯,女人正安抚着他,却突然被男人推开,当众狠狠扇了一巴掌。

抚子被一巴掌扇倒在地,白皙的脸上迅速出现了一个红印。

啧,太宰治最看不惯美丽的女士被欺负了。

“这位夫人,您没事吧?”太宰治将抚子从地上扶起来,绅士地为她扫去和服沾上的灰尘,偶然闻到她身上的樱花香味。

“没、没事,谢谢您。”她此时有些局促,迅速后退两步。

她看见太宰治的第一眼就慌了神,他有着一双极漂亮的眸,眼睛微微眯起,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明明是和善的微笑,却让人感觉透着丝丝凉意,以及深不可测的危险。

刚才太宰治扶起她的时候,看到了抚子手腕处向内延伸的几道紫黑色伤痕,这种伤痕绝对不是工作导致的,从刚才阿藤对她的态度来看,这些伤痕十有八九是他的手笔。

居然能对这么美丽的女士下手,太宰治一直对这种人深痛恶绝。

“他又是谁?”阿藤摇摇晃晃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“这么巧……碰上了你的另一个奸夫?正好,两个一起打死!”

“不!不是的,这位先生只是好心扶起我,我们并不认识的!”眼看着丈夫的拳头就要落在太宰治脸上,她连忙拉住丈夫,却被重重甩开。

男人的拳头并没有落在太宰治脸上,而是被他侧身一躲,再绊了一跤,一套动作行云如流水,阿藤直直撞向了闭目养神的中原中也。

骨头清脆的碎裂声和男人的惨叫声同时在车厢内响起,太宰治率先开口带起气氛:“哇,中也先生真厉害。”

有了他开头,其余看热闹的人纷纷惊叹出声。

“碎、碎了!”

“哼,那个男人罪有应得。”

“天呐,那个年轻人是什么人啊,竟然有这样的力气。”人们开始议论纷纷。

而他们议论的对象,正是几秒前还在休息,现在却掰碎了别人手腕的中原中也。他的眼神冰冷且锋利,仿佛能将阿藤的身体盯出一个洞。

剧烈的疼痛感让阿藤完全清醒了,对上中原中也想要杀人的眼神,冷汗直冒,浑身颤抖,甚至还没来得及求饶,就被他扔出几米外,撞倒了赶过来的乘务人员。

“只会打女人的废物。”他冷冰冰扔下一句话,又瞪了太宰治一眼,“混蛋太宰,你故意的?”

侧身躲开,再故意绊了阿藤一跤,就能让他向中原中也砸过去,不用太宰治自己出手就能让他得到教训,废了一只手,意料之内的结果呀。

“没有没有,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,纯属巧合啦,而且你这么厉害不展示展示岂不是浪费了。”太宰治迅速换上惯用的微笑,让人挑不出一丝错误。

“哼,谎话连篇。”中原中也侧过头去,嘴角却因为他最后一句话偷偷上扬几分。

算了,不和一条鱼计较了,肯定是他打不过又不好意思开口,才用这种方法让自己帮忙。

被甩出去的阿藤半天都没有缓过来,趁他被抬出去时,太宰治拿出随身携带的药膏递给愣在原地的抚子:“这个药膏抹在伤口上过几天就好了,不会留疤哦,夫人这么漂亮的女性可不能留下疤痕。”

“嗯……还有呢,如果想离开了,就不要犹豫了,下不了决定,受伤的只会是自己。”太宰治将药膏放入她手心里,依旧是得体的微笑和颇有深意的眼神。

抚子咬紧了下唇,颤声道:“抚子,谢谢两位先生。”

致谢过后,她快步向丈夫被抬走的方向走去,眼神坚定不移。

太宰治落座后,只听见对面的人幽幽传来一声:“没想到你还有多管闲事的爱好。”

他还是闭着眼睛,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
“毕竟是这么漂亮的女性,我做梦都想和一位漂亮姐姐投海殉情呢。”太宰治回想起了几年前,他也上过岸和一位女性相约投海。

那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,两人双双投海后,她死了,太宰治活了下来,才明白首领所说的“鲛人一旦上岸就再也变不回鲛人”是假的。

而太宰治也被首领押回领地,不能再靠近陆地,中原中也的出现是个变数,所以他秉承着半救人半利用的态度,将中原中也送回陆地,顺便让他欠自己一个人情。

“哼,早晚有一天你会被多管闲事害死。”中原中也不屑道。

“要是我当初没有多管闲事把某人从水里捞起来,现在他大概在海底喂鱼吧。”

“你!”

太宰治突然起身向他挥挥手:“洗手间。”

长时间离开水源,鲛人身体里的水分会流失,皮肤也会变得很脆弱,必须每隔一段时间就补充身体的水分,最好的方法其实是泡在水里,不过现在条件有限,用水冲一冲皮肤也能撑一段时间。

询问了乘务员方向后,他穿过几节车厢,在洗手池前用水冲洗双手。他将一捧清水泼到自己脸上,水滴顺着发丝、鼻梁滑落至下颚。

卸下了惯用的笑容,他脸色苍白得可怕,唇上的血色早已不见,像一个易碎的陶瓷品,碰一下都会支离破碎。

“果然没有水还是不能像正常人类一样啊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39)

  1.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